地铁片段

文:Sally

每日九点半上班,八点二十左右就已到地铁站,入站口排队的人是很多的,往往要花上10-20分钟,上地铁也很挤,可以看到人紧贴门口的玻璃,城市节奏快、地铁快、行人脚步快,挤压与推搡充斥在每个人之间,留给人心的空间很少。

绅士风度貌似不复存在,遇到过中年男士故意持续使力挤压,另一边是地铁座位隔板的反作用力,作为身形娇小的女生,完全无力反抗,至今记得。就这样,常常一天的好心情消失殆尽。

有时,也有小小的温暖,想记录下来,便有了这篇文字。

———

一次坐地铁,非常挤,盯着kindle,书却看不进去,烦躁的情绪也表现在脸上。过来一段时间,到了一个站,又挤上来很多人,旁边一位男生直接把我拉过去他那边,站到他之前的位置,宽松一些,他则只能站到了挤压的档口了。心情瞬间明朗了,很温暖。

———

站在车上,边看着书,旁边一位女生不断蠕动,我便让出一些位置,再蠕动,我又让出一些,直至整个人完全换了一个地方。心里嘟囔,这女生是否太得寸进尺了,为什么还不断挤过来。于是瞪了一下她,她看懂了,回应道:“被挤到,没办法”,心中的郁闷瞬间平复。

———

上了地铁,调整了下站姿,尽量使自己舒服点,毕竟还要应对接下来的挤压和长时的站立。旁边站了两位女生,交谈的声音传过来。

“下一站很多人,很恐怖,有时挤得人哇哇叫。”

“真的呀?真恐怖!”

心里一笑,呵,来体验生活的娃呀!过了一阵,又传来夹带着疑惑和惊讶的声音。

“怎么了,怎么了?”

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就感觉后面被挤了下,像是有人滑下去,顺势转头发现一中年妇女倒下,两女生赶紧接住她。

“让个座给她”,其中一女生说道。

我前面的坐在位置上的棕色衬衣男士站起,并去帮两女生,扶住中年妇女,因为我刚好夹在他们中间,所以马上站开,给他们让道。

中年妇女应该是昏厥了,整个身体像是散了架,没有任何力气,滩下去的,体型又微胖,所以三人花了很大力气,试了几次才把她从地上扶到座位上。

这时站在我身后的一小伙子,凑上去看,我心想,这时候还有心思看热闹,心中很是不满。马上,小伙子说道。

“车上有紧急按钮”,小伙子的手指向座位隔板到车门之间的一个红色圆按钮,“可以按一下的。”

过了一会,从按钮附近的喇叭传来声音, “我是列车长,请问有什么事”,看来是按钮被附近的人按过了。

“我们这里有人晕倒”

“好的,列车马上到站,列车员会过来”

很快,列车到站,车门口的乘客跟门外蓄势待挤的乘客说“有人晕倒,留出出口”,真的是一个人都没挤。有人招呼列车员,示意病人在此。两名列车员赶过来,马上抬起中年妇女,她真的是一点力气都没,整个人是被两列车员架着拖出去的。

整个过程,一个站的时间都没有,也就是不到3分钟。

地铁像是一个小小的世界,形形色色的人。环境造就这里的人儿出厂设置就是浮躁与易怒的,人再真实不过了,坏的就会是坏的,好的如果还是好的就是真好

跳出这个躁乱的环境,发现这是一个有趣的地方,可以看到每个没有伪善面具的人的面貌,人、事具有好与坏的属性,而属性本身不产生影响力,只有属性与属性相互作用才会产生反应。就像化学物质,例如氮气单独放在那就只是氮气,氢气与它进行化学作用才会产生氨气。所以把它们只当属性看待,便没有催化剂,属性之间便不会有化学反应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