借我借我一双X-ray眼吧

读《如何阅读一本书》之感

by  Helena


“一本书出现在你面前时,可谓是盛装而来。”读者与作者的互动,从来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很难想象,在自认为已掌握基本阅读技巧,但实属毫无技巧可言的状态下,读了近二十年的书后,邂逅这本书的感受。难道阅读也需要被教育吗?就像生活中最平常的穿衣吃饭,难道不是从小稍微学习后,就不需要再次培训的技能吗?然而,在书中窥见的美国教育状况实在与现在的中国太相像。大多数受过高等教育的人,几乎没有在学校教育中上过一次正儿八经关于阅读技巧的培训。(至少我眼中看到的是这样)

很自然地运用书中技巧将其分类为“实用性”的书籍。老实说,这不仅仅是一本实用性的书籍而已,更像是一本工具书,很值得放在书架上常用书的位置上。

由于时间原因,几乎是用书中“检视阅读”(也许略带“分析阅读”的性质)的方式读完本书,但收获亦匪浅。在读此书前,我就有先看序或引言、目录、附注、参考资料等内容的习惯,尤其是论说性的书籍。由于工作性质,经常接触这类文章,所以知道这些习惯的重要性。不过,我可从来没在阅读前问过自己关于书的任何问题,大多数情况下,是带着一定的兴趣和好奇,而去翻开一本书的。

在本书中,关于“分析阅读”技巧的描述对我的帮助是最大的。曾经以为自己的那种精细的阅读方式就是“分析阅读”,现在对比来看,实在粗浅得多。可以说,“分析阅读”就像拥有一双可以透视的眼睛,整本书的主旨与架构会清晰地呈现在读者的脑中。莫名想起“庖丁解牛”的故事。在我看来,“分析阅读”就像与作者神交,惟有心有灵犀,才能最大程度地把握书籍的灵魂所在。

然而并不是任何时候都有耐心来做“分析阅读”。刻意地去找那些关键字句、重要段落,判断主旨,对于生涩难啃的书籍来说,尤为重要却实在难以坚持。所以若是想培养自己这方面的技巧,还是先从较易读的书籍下手,从刻意做到自然,这样才能将各种技巧融会贯通。

关于读完一本书后的“评论”的说法我十分认同。坦白说,看了一些书,自己还谈不上“有资格”去写书评,充其量都是一些阅读的感受罢了。评论的前提在于你真的读懂了这本书。赞同或否认作者的观点,都能找到相应的论据来。这是对作者的尊重,同时也能检验自己是否真的“懂了”。

不同类型的书籍阅读技巧也会有所调整。譬如小说和论说性书籍就不太一样,科学与哲学类的书籍亦不相同。所以,以后在阅读一本新书时,还想回过头来好好温习这些技巧。看到对欧几里得《几何学》和牛顿《物种起源》的描述,真的有一种去阅读的冲动,但怀疑自己最终还是读不下去,也读不懂,嗯。

“主题阅读”这个终极目标似乎只有在大学写论文时体验过吧!而且参考的都是别人写好的论文。总觉得这种阅读方式离不是做学术的人的生活很遥远,但细细一想,随着书读得越来越多,或是工作经验的逐步积累,还是有机会做得到吧!(嗯,可能吧。)

最后,想到了关于“道”与“术”的思考。道为术之灵,术为道之体;以道统术,以术得道。这是一本充满“术”的书,同时也在书前面的章节,就提到了“道”,那就是——主动阅读。

借我借我一双X-ray眼吧,让我把这本书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!

 

“借我借我一双X-ray眼吧”的一个回复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