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与馋

——《棋王》读后感

文:Sally

《棋王》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,从“我”的角度,描述了棋呆子王一山的趣闻轶事。故事不是很长,算是中篇小说,但是刻画人物很精细,有一口气读完的冲动。

棋呆子对象棋的痴迷形象被描写的惟妙惟肖,但是最吸引我的,还是棋呆子就“馋和吃”的问题和“我”的几番对话:

片段一:我说:”你恐怕还是有些呆!要知道,人吃饭,不但是肚子的需要,而且是一种精神需要。不知道下一顿在什么地方,人就特别想到吃,而且,饿得快。”他说:”你家道尚好的时候,有这种精神压力吗?恐怕没有什么精神需求吧?有,也只不过是想好上再好,那是馋。馋是你们这些人的特点。”

片段二:下雨时节,大家都慌忙上山去挖笋,又到沟里捉田鸡,无奈没有油,常常吃得胃酸。山上总要放火,野兽们都惊走了,极难打到。即使打到,野物们走惯了,没膘,熬不得油。尺把长的老鼠也捉来吃,因鼠是吃粮的,大家说鼠肉就是人肉,也算吃人吧。我又常想,呆子难道不馋?好上加好,固然是馋,其实饿时更馋。不馋,吃的本能不能发挥,也不得寄托。

吃是满足基本人体需求,馋则是好上加好,我们平时生活又何尝不是。身体原因,经常吃不进东西,不就是馋欲作祟么,“吃”对我们现在来说不是很大的问题,“好吃”才是关键因素,“好吃”便是这好上加好,人要知足,顿顿饱便是福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