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性的文字

——《走夜路请放声歌唱》读后感

文:Sally

最开始接触李娟的作品是来自十点读书电台,bobo有读过李娟她两篇文章,《外婆信佛》来自李娟的《走夜路请放声歌唱》,《我家过去年代的一只猫》来自李娟的《我的阿勒泰》。《外婆信佛》中描写的外婆诙谐有趣,结尾有带一点点忧伤;而《我家过去年代的一只猫》听完之后有一种魔力,还想听一遍,描述外婆养的一只猫,当我以为就是讲一只猫的故事时,它又延伸到人,文字有一种魔性,带着深度的同时又有一丝悲伤。于是选择看《走夜路请放声歌唱》这本散文集。

书有好几版,开始时看的电子档的新版,后来看的纸质版的旧版,看了一半新版后,再开始看旧版,有点凌乱。新版是基于时间编排的,更好消化些。

对于李娟的散文,有的文章驾驭不了,也就是说看不懂;有的又生动活泼中带着深邃的思绪。旧版,则是把两种风格打乱了编排的,新版按时间顺序来,两种风格界限就分明点。读旧版时,有一种神经错乱的感觉,一会文字趣味横生,一会让人琢磨不透。

《走夜路请放声歌唱》中除了那些看不懂的文章,其他文章篇篇都喜欢。这些文章的风格就像是萧红与三毛的结合体。生活的点点事情都能引发她许多遐想,热爱生活如三毛;描写人物细腻,又带有些许伤感情节,如萧红。

比如《扫帚的正确使用方法》中,李娟把扫帚用得很仔细,还用重物把扫帚的须子压平,保养得极为细心,而这只是一把扫帚而已,对生活点滴如此精细,“若想到一样器具在精心照料下得以长久地使用在生活中,像是有生命的一个同居者一样,便觉得很踏实安稳”;同时会有点小伤感的情节在里面,“一次性的生活多悲哀啊,什么也留不住似的——生活中一切都崭新程亮,像永远身处暂居之地”。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