晾晒过的血肉

——《皮囊》读后感

文:Sally

读《皮囊》的每篇文字都有烧心的感觉,不像市面上其他文字打着解读人生的大旗,讲着满天漂浮的大道理,《皮囊》只是剖析皮囊的样子,让我们自己看看其中血肉,心闷、难受的是故事本身,也是自身。算不上读懂只字片语,只是想让文字留下此刻的感受。

Hope

Hope(厚朴),作者大学好友,与作者作为两种存在——虚幻的自由理想国、真实的务实现实世界,主线是大学中的各自行走轨迹。看着大学中的厚朴一直沉浸的热血青春,心中很是疼痛,不忍翻开的过往,一直在眼前展开。

每个人的活法只有一次,热血青春也好、务实向上也好,无论走哪条路,在多年之后总会隐隐后悔当时的自己,如果能务实一点就好了或者能好好接受青春的感冒就好了,青春是应该用力地向上攀岩,还是用力地热血?谁都给不了答案吧。曾经热闹过的过往是我的,如今沉浸在咖啡厅安静面对文字的现在也是我的。我这张皮囊下面还有些什么,怎么轻易被作者的只字片语翻起。

回家

《回家》这小篇文章不同于其他文章,没有一个完整的故事,但是还是深受感触。一直回避“家”,也不太感冒其他关于写“家”的文章,在我看来是无非就是博人眼球的赚取眼泪的文字游戏。

作者因“半瘫”的家,支撑了自己大学、工作时的所有动力,沉重而向上,可来不及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《回家》的文字不像前面篇章的文字一般沉着冷静,有点像慌乱的小孩,还没看清事态本质,但仍想记录当时的心境。这样的文字中,似乎带入了自己,从小逃离的“家”,却不曾想构成了现在的我,再怎么不想回去的家,在心伤脆弱的时候,还是会回味留恋故土的温度。庆幸现在的我才看到这篇文字,再早几年必然领悟不了。

结语

《皮囊》实在是残忍的文字,就如作者残忍对自己,“然而当我真正动笔时,才发觉,这无疑像一个医生,最终把手术刀划向自己”,文字让人忍不住直面血淋淋的自己,一直用追求来逃避的过往。亦庆幸现在的自己渐渐摸到生活的脉络。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